「长期在压抑的情况下,其实他(学生)不喜欢数学,是很正常的。」嘉义大学数理教育研究所终身特聘教授,兼任副校长的杨德清表示。

数学的重要不在考试,在于解答生活中的大小事-弧度漫谈

困难的学科有很多,为什么在台湾,数学特别容易得到「困难」、「听不懂」的标签呢?

最近有句网路流行语获得许多人共鸣:「人生会背叛你,但数学不会,数学不会就是不会。」从一句话就可以看出来,数学是很多人求学阶段的挫折经验。困难的学科有很多,为什么在台湾,数学特别容易得到「困难」、「听不懂」的标签呢?

杨德清长年投入数学教育领域,研发「数常识电脑化诊断测验」,两度获得科技部杰出研究奖。长年推广「数感」(亦称「数常识」)的杨德清观察,台湾学生常年对于数学的排斥感,除了教材因素,更多与难以摆脱的升学压力有关。许多家长认为,数学成绩好才能在未来有好的课业表现,因此早在国小阶段对于数学成绩就非常看重,急著送孩子进补习班,反而让孩子没办法好好享受数学所能提供的逻辑与思考的趣味。而学校课程与评量的安排,也受限于考试领导教学,让数学流于偏重计算与记忆。

过往偏重抽象计算的教学内容,也让学生容易误认为数学只有抽象的做题、没有实用价值。由此的反思,掀起了一波对于「数感」的推广。数感是什么呢?「对数字有很好的理解,而能够把这种理解实际的应用在生活当中,弹性、灵活地解决生活中的问题。」数学是人类理解世界最重要的工具,我们每天的生活环境不管有没有意识到,都会遭遇到与数学有关的问题,从在菜市场买菜估算身上的钱够不够,到金融投资选择保险、基金、储蓄险要衡量损益,都会运用到数学的概念。

数学的重要不在考试,在于解答生活中的大小事-弧度漫谈

嘉义大学数理教育研究所教授杨德清。(图/陈亭玮摄)

数学的重要不在考试,在于解答生活中的大小事-弧度漫谈

杨德清认为,数感是「对数字有很好的理解,而能够把这种理解实际的应用在生活当中,弹性、灵活地解决生活中的问题」。(图/fatcat11绘)

成就与兴趣该如何并行?跨国数学教科书研究

台湾的数学教育向来在国小国中阶段,可以获得不错的成绩,但是学生对于数学的兴趣与自信心却相对低落。杨德清率领团队进行跨国研究,比较新加坡、芬兰、美国的数学课本,后来还配合南向政策,加入马来西亚、印尼等国,希望透过探究教材上的差异,了解是什么因素让有些国家的学生,既有好成绩,也不致严重磨损学习热情。

「芬兰的教科书非常强调与生活情境的连结,内容非常『写实』。」芬兰的数学课本会提供非常具体的例子,作为教材也应用于学生的练习。像是给国小的课本,讲到比例就会以实际的昆虫放大缩小来举例;上到时间判读,就直接拿出全球的时区来上课。这样的教材内容除了生活化,也让学生可以非常快速认识实际应用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