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国家图书馆之友是个特别的组织,专门替没钱的图书馆和博物馆抢购那些即将被拍卖的作家手稿和信件。近期,他们用百万美元买下《简爱》作者夏绿蒂.勃朗特未公开的创作,并慷慨地将作品送给勃朗特博物馆。

英慈善机构千万元买下《简爱》作者13岁创作 送回勃朗特故居-弧度漫谈

图为英国女作家夏绿蒂.勃朗特,这幅私人收藏的画像绘制于1840年代。

Newscom / 达志影像

传奇女作家的手稿

一本比扑克牌还要小的迷你手工线装书,在一针一线缝起的书页里记载了十首未被发表过的押韵诗。这些诗都出自同一人的手笔,而它的作者正是19世纪传奇的英国女作家夏绿蒂.勃朗特(Charlotte Bronte)。

「勃朗特三姐妹」

夏绿蒂.勃朗特与她两位亲妹妹艾蜜莉.勃朗特(Emily Bronte)、安妮.勃朗特(Anne Bronte)都是作家和诗人,三人是文学史上有名的「勃朗特三姐妹」。身为大姐的夏绿蒂,最为人熟知的作品是她的第二部小说《简爱》(Jane Eyre),书中描述一名生活在18世纪英国保守社会的女性,勇于冲破世俗陈规追寻理想的人生和爱情。《简爱》的故事轰动了当时的英国文坛,夏绿蒂藉着这部作品奠定了她在文坛中的地位。

历经了一世纪,夏绿蒂.勃朗特13岁的作品再次出现在世人眼前,并由纽约古书展举行拍卖活动。

儿时作品 以千万价格卖出

这本迷你小巧的手工书是夏绿蒂在1829年13岁时尝试的作品。2022年4月底,它现身于纽约古书展(New York International Antiquarian book fair),是此次展览中最受瞩目的拍卖品。

在经过为期一周的预展,它以125万美元(折台币约3,681万4,375元)的高价卖出,未来将会被送回位于英国西约克郡(West Yorkshire)的勃朗特牧师博物馆(Bronte Parsonage Museum)珍藏,那里是勃朗特三姐妹与牧师父亲的故居,也是英国目前收藏最多勃朗特手稿的博物馆。

英慈善机构千万元买下《简爱》作者13岁创作 送回勃朗特故居-弧度漫谈

纪念勃朗特三姐妹的石像,此石像设置于英国西约克郡的勃朗特牧师博物馆。(点击右侧看更多)

美联社 / 达志影像英慈善机构千万元买下《简爱》作者13岁创作 送回勃朗特故居-弧度漫谈

勃朗特三姐妹故居的大门口,也是如今勃朗特牧师博物馆的入口处。(点击右侧看更多)

美联社 / 达志影像英慈善机构千万元买下《简爱》作者13岁创作 送回勃朗特故居-弧度漫谈

勃朗特三姐妹故居的餐厅内部摆饰。

美联社 / 达志影像navigate_beforenavigate_next012

见证曾经怀抱的诗人梦

夏绿蒂和她的两位妹妹从小便展露出她们的创作力及文学才华,那些手工制的小书多半是为了最小的弟弟布伦威尔(Branwell Bronte)的玩具士兵所写。这些类似的小书,夏绿蒂一共做了16本,这次在纽约古书展上拍卖的是其中一本,而这本书的封面有她亲自题写的书名《一本押韵诗》(A Book of Rhymes,暂译),并写着「无人发行由她自己印制」,整本书大约耗时三个月完成,诗歌内容包含对巴别塔废墟的感想,以及至加拿大森林旅游时谱写关于流亡和冥想的诗歌。

「夏绿蒂虽以小说闻名,但原本她想成为诗人。有个我们都很熟知的故事,夏绿蒂曾把她创作的诗集寄给当时的桂冠诗人(poet laureate)骚塞(Robert Southey)阅读,并向他表明她想当诗人的雄心壮志,但这位诗人后来给她的回覆是『文学不是、也不该是女人的事业』。」勃朗特牧师博物馆馆长丁斯戴尔(Ann Dinsdale)解释道。

手工小书的冒险旅程

不过,这本书能顺利地回到原本的家,中间也经历过不小的冒险旅程。

「这整件事太神奇了。」丁斯戴尔说道:「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也还在试着接受。」

1916年的惊鸿一瞥

在夏绿蒂过世后,她的手稿和手工制小书由她的丈夫继承,直到她丈夫的第二任妻子去世,这些作品就因无人保管而四散各地。这本书上一次出现是在1916年的纽约,以520美元(折台币约1万5,359元)的价格售出,自此便消失在众人眼前。到底是谁买下了这些小书?这段期间由谁来保管这些书?这些谜题始终没有找到解答。

戏剧性的筹钱抢购

直到2022年,这些手工小书再次神奇地出现在世人眼前,而英国慈善机构国家图书馆之友(Friends of the National Libraries)向来不遗余力拯救那些散落在外的文学遗产,在得知夏绿蒂手工制小书再现并将在纽约古书展上拍卖后,他们决定立即展开行动。

国家图书馆之友主席葛瑞格(Geordie Greig)表示:「我们只有二周的时间可以募款,这是一项十分艰鉅的任务。」而他们在极短的时间内顺利完成任务,并将辛苦买下的《一本押韵诗》赠送给勃朗特牧师博物馆。

葛瑞格:「将夏绿蒂的手工小书保存下来,对英国而言可说是如获至宝。让这些文学宝藏回到它们的出生地——勃朗特牧师博物馆,对研究这位伟大女作家的学者和学生来说非常重要。」

葛瑞格手中拿着洪雷斯菲尔德图书馆所收藏的夏绿蒂.勃朗特手工小书,他负责收购下洪雷斯菲尔德图书馆内馆藏的所有作家手稿与珍贵信件。照片拍摄于2021年6月。

前一次的惊险抢救

去年,国家图书馆之友也有一次戏剧性出手的纪录,他们募资到2,000万美元(折台币约5亿8,903万元),将苏富比(Southeby's)拍卖的洪雷斯菲尔德图书馆(Honresfield Library)的私人珍藏全数收购,包含勃朗特姐妹的手稿和珍.奥斯汀(Jane Austen)写给妹妹卡桑德拉(Cassandra)的两封重要信件。

16本手工小书全数救援成功

丁斯戴尔感激图书馆之友的鼎力相助,「当一件属于勃朗特家族的东西回到勃朗特博物馆时总令人振奋。而且对我们而言别具意义的是,这是最后一本被找回的小书,回到它原本被制作的地方」。

勃朗特三姐妹与弟弟在当时的英国北部荒野住宅里,创作出复杂奇幻的世界伴随他们孤寂的童年,他们创作出名为安格利亚(Angria)的国家和一个玻璃小镇(Glass Town),这些想像力日后也成为他们作品的重要推手,例如夏绿蒂的《简爱》和艾蜜莉的《咆哮山庄》(Wuthering Heights)。

包含此次购回的手工小书,勃朗特牧师博物馆已有9本收藏,另外加上洪雷斯菲尔德图书馆的7本,总共16本夏绿蒂的手工小书都被全数找回。未来手工小书将会公开展示并经过数位化,让全世界的读者透过网路一同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