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11 月中旬,因应选举的到来,各政党纷纷提出不分区立委名单,某党不分区立委名单第一顺位,于被提名后针对政策或议题提出部分主张,包括「要求 15 岁以下禁用手机 (儿童眼睛易受伤害,比照先进国家)」1

这项主张虽然只有提及禁用手机,而未提到平板、电脑与掌上游乐器等具有萤幕的数位产品,但国际上确实有一类似政策:

2018 年 9 月起,法国为防止校园霸凌、暴力与色情,以及手机成瘾等不良内容,开始禁止 15 岁以下学童在校园内使用手机与平板等数位产品。但身心障碍者的辅助用途、教室与课外活动的教学使用则不受此限。2

「儿童的眼睛较脆弱,易受伤害」是个常见的论述,但限制 15 岁以下的青少儿禁用手机是合理的吗?难道没有比起禁用手机更好的使用原则或规范?手机与平板电脑与当代资讯、程式教育息息相关,禁用手机的主张对下一代教育又会产生什么影响?

无论是儿童或成人,过量使用数位萤幕或过近距离使用数位萤幕,都会导致近视。惟儿童的视力尚在发展阶段,身体器官较为脆弱,势必要以比成人还严格的使用规范予以建议。如:

2016 年 11 月,美国小儿科医学会基于协助家庭平衡数位生活与现实生活之目的,提出儿童从出生到成年的一系列建议与指引,并条列了几条简单的原则3

因此,从儿童医学与教养的观点来看,五岁以下的儿童,有严格限制使用时数的建议,但六岁以上至成年,则并未要求完全阻绝数位产品之使用。且更重要的,应是家长协助选择优质数位媒体内容、避免时数与内容上的不当使用,并持续投入不仰赖数位媒体的陪伴与互动。

数位媒体不仅止于娱乐用途,将其融入教学亦成为当代教育发展的重点。在众多数位产品中,手机最为普遍。若 15 岁以下的孩子即禁用手机,对当代资讯教育发展,又会有何冲突呢?

若要回应何谓「先进国家」的做法,不妨借镜欧盟的规范。欧盟制定了当代公民应有的数位素养(Digital Competence),以利欧盟各国据此设计在学期间的教育政策,其数位素养分有五大类4

再以擅长利用数位科技解决国家治理问题的科技小国爱沙尼亚为例。该国依循欧盟的素养架构,制定出在学期间各级别应具备的资讯设备使用、识别与选择能力5

因此,从「先进国家」的经验与策略来看,15 岁以前非但没有禁止手机使用,更在小学起就将各种数位软硬体的使用,与数位时代的应有的公民素养,作为教学的重要目标。

合理抑低(ALARA, as low as reasonably achievable)是一个在安全与风险管理上的原则,常被应用于食品安全、环境保护与职业灾害的效益评估。指的是我们应该要设法将各种风险降低,但由于将风险降到零可能会花上无限或过多的时间或资源,因此最好是能将风险降低到某个可接受的程度,如果更进一步降低风险,则所需要的成本花费,远大过所带来的效益。

以儿童使用数位产品这件事来看,过度使用数位产品当然会带来近视、注意力分散、接触不当内容等风险。但家长可以透过慎选内容、陪伴互动,以及对全家庭数位产品的节制使用来降低风险。如此作法相较于全面禁止,取而代之的是可以透过便捷的数位技术,更高效率、更无界限地取得丰沛的学习资源,并替儿童提早建构数位时代应有的素养。

只可惜,现行对于数位产品的使用原则,并未广泛收录于育儿资源中。例如卫福部国健署印制发放的儿童健康手册6,主要聚焦于生理上的病痛,只有收录了少数「亲子共读」的篇章,但若能持续更新更全面的相关育儿指引,将更有助于协助新手爸妈们迎接家中新成员的到来。

但可惜与现实的是,许多成年人也有手机成瘾的问题,且孩子教养过程辛劳,当孩子把注意力放在手机萤幕上时,对父母来说又何尝不是喘口气的机会。

因此,如果真的想为了孩子好,与其主张 15 岁以下禁用手机,而因噎废食地关上了孩子探索世界的数位之窗,延宕我国资讯教育的进步之路。倒不如与公部门合作,强化宣导家长与准家长们陪伴孩子使用数位产品的正确观念,并打造利于育儿的友善就业环境。

毕竟,这才是民意代表该做的事,不是吗?